当前位置:主页 >> 污染防治

永定河沙石再遭大肆盗采管理处称心有余力不

2020-02-16 12:37:52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1次

永定河沙石再遭大肆盗采 管理处称心有余力不足 桥墩地基已经裸露出来。本报记者谭青摄  本报讯(记者刘佳实习记者潘珊菊)自今年8月以来,永定河流经房山、大兴河段再现成规模的盗采沙石现象。近日,记者探访发现,京良路南侧的铁路桥墩旁已被挖出三米大坑,高压塔基座也有倾斜的迹象,挖沙带来了重重隐患。据了解,参与挖沙的大多是周围的村民,有人担心,一旦洪水来袭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  盗采挖沙者圈占“领地”  前天下午,大兴区永定河大桥以北的左堤路上,一阵风吹过,路面上尘土飞扬。永定河河道底部与周围路面相差达三四米高,几名村民正在用铁锹和挖掘机将沙土填入一辆小型卡车内。  据其中一名女子称,她就住在河道西侧的房山区阎仙垡村,而当日的集体“挖沙行动”,从凌晨1点多就开始了。沙坑东侧最高处,伫立着的一排新建的板房。板房内的夫妇称,他们两个多月前受雇来到这里看守,当地的挖沙者各自占据一片“领土”,“我们就负责不让其他人挖东边的沙子。”  据大兴区六合庄的村民称,这种疯狂盗采的现象,是从今年8月开始的。“最多的时候,一宿就能来20几辆十轮大货车,挖掘机也有好几辆。”根据一段村民提供的视频,午夜12点半,成批没有车牌的货车进入河道内,还配有专用的探照灯。全机械化的挖沙作业效率极高,几分钟就能装满一整车。  去向村民以卖沙石为业  沙石基本有两种销路,一是成批运往周围的沙石厂,二是在附近的村中零售。据附近居民称,目前,挖沙者以大兴区立垡村、大兴区鹅房村和房山区阎仙垡村的居民较多。  前天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河道西北部的房山区阎仙垡村。刚一进入村,几座十几米高的沙堆就映入眼帘。顺着门口挂着的招牌往里走,老板刘先生正在筛沙料。“90块钱一铲,这沙子是刚刚运来的。”见记者有些迟疑,刘老板低声补充道,“就是边上永定河里挖的,质量好着呢。”  “以前种果子一年就挣几万块,费力劳神,来钱太慢”,据刘老板讲,奥运前,他放弃了自家的几亩果园,改做沙石生意,算是村里起步较晚的。如今,他已经雇了4个工人,在几亩地的场院里,还设有专门筛沙料的机器。  隐患铁路桥墩下现大坑  南六环以北、京良路以南,沙坑的上方是一道货运线的铁路桥。短短150米的铁路桥下,已有几处桥墩底部被掏空,只剩下孤零零的桥墩和旁边的大坑。据村民称,这条货运线铁路属于黄良铁路,处于备用状态,“最近看到上面有人在检修,就怕启用了桥墩根本立不住啊。”  不仅是铁路桥墩,附近的高压电线塔座也面临同样的危险,其中一座高压线塔已经稍有倾斜。  此外,水务部门曾在2004年前后引入几家高尔夫球场,希望起到固沙作用,分包河道周边的绿化种植任务。据其中一家球场介绍,他们在2005年种植了20万株植被,如今,一些种植不到两年的树苗有的被连根拔起,还有的只剩下暴露在空气中的根茎。  村民们更担心的是,在河道中挖沙,一旦洪水来袭,河道不能起到防洪作用,后果不堪设想。  治理管理心有余力不足  据永定河管理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管理人力不足,而盗采者有规模有组织,这种现象仍然屡禁不止。  “永定河全长170多公里,我们水利执法的只有几十人,平均每人负责几公里,河道最宽的地方有3公里,进去就见不到人了。”这名工作人员介绍说,“这些挖沙者经常是团伙作案,他们会雇专门盯梢的人,一旦有人出去管,他们一放哨就都跑了。”  这名工作人员称,管理处不但心有余而力不足,甚至在有些时候会负伤,“我们去年下去查抄一个大车,几个壮汉围上来,直接在车上把我放倒,衣服都扯破了。虽然立了刑事案件,但到现在都没有破案。”  此外,该工作人员还解释说,管理处属于流域管理,遇到违法行为只能移交当地部门,且只有行政执法的权力,扣下的车辆在7日内必须归还,而对于挖沙者,并无任何强制力,“我们也希望联合执法,借助公安的力量,但现在并没有规定哪个部门长期协助我们,这样的工作也很难做。”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
绍兴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
友情链接: